简繁切换
活動資訊 在線預約 乘車路線
让我们的城市远离宫颈癌

 

让我们的城市远离宫颈癌

    妇科专家吴若松倡议成立普查义工小组背起药箱走家串户筛查妇科病
    本报记者童俏黄娜报道在刚刚落幕不久的市政协三届五次会议上,有一份并不被人关注的提案:“重视深圳市妇女早期宫颈癌及癌前病变的筛查”,这是我市著名妇产科专家、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吴若松提出的。然而当记者追踪这份提案,却发现提案背后凝聚着一位妇产科主任的无私心愿:让我们的城市没有宫颈癌。
    即将退休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背起药箱,组织一个妇女健康普查小组,走进农村、工厂、社区,为深圳的妇女进行妇女病的筛查,将更多的妇科病尤其是宫颈癌消灭在萌芽状态。

核心数字
我国宫颈癌每年新发病例13.5万,约占全世界的1/3,死亡率居世界第2位。
深圳宫颈癌连续几年居女性恶性肿瘤的前列,占5.64%,并且呈现显著增长趋势。
宫颈癌从癌前病变到浸润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大约需要10年的时间,可以预测与预防。
40年前,欧美大多数国家均开展了适龄妇女的乳腺癌和宫颈癌的国家筛查项目。
在国外,宫颈癌早期检出率可以达到90%以上,早期治愈率可达到100%。

红颜杀手
宫颈癌发病率不容乐观
    宫颈癌已成为影响女性健康的“红颜杀手”。据一项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宫颈癌每年新发病例13.5万,约占全世界的1/3,死亡率居世界第2位。

    深圳的宫颈癌发病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吴若松主任介绍说,据深圳市慢性病防治院的全市肿瘤监测结果显示:宫颈癌连续几年居女性恶性肿瘤的前列,占5.64%,并且呈现显著增长趋势。2002年以来全市每年报告宫颈癌100多例。在深圳一家医院的宫颈癌治疗中心筛查6000例门诊就诊者,发现100多例高度宫颈癌前病变。HPV的阳性率比一般城市要高。深圳的宫颈癌发病年龄主要在28岁~45岁左右,呈明显的年轻化倾向。今年1月,深圳一家医院为某大型单位进行年度女职工例行体检,在对600余名女职工检查时,确诊了4例早期宫颈癌患者及3例癌前病变患者,此外,还筛查出数名高度怀疑宫颈癌的女性患者。

定期检查

梅艳芳李媛媛原可躲开死神
    “去年,香港歌坛天后梅艳芳和内地的影视明星李媛媛相继死于宫颈癌。其实她们原本不该被死神夺去生命,因为宫颈癌是可以早期发现的。”吴若松话语中充满着惋惜。

    宫颈癌和别的肿瘤最大的不同就是:它是目前惟一已经发现了病因:HPV感染的肿瘤,所以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可以预测与预防的恶性肿瘤。而且宫颈癌从癌前病变到浸润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大约需要10年的时间。

    “长长10年的时间,只要有规范的筛查措施就可以早期发现,一旦发现,我们就有很多办法来对付这些病毒,而经过综合治疗,大多数是可以治愈的。展望未来,宫颈癌是可以被消灭的。”吴若松这样认为。

一组数据可以支持吴主任的这些观点——
    在国外,宫颈癌早期检出率可以达到90%以上,早期治愈率可达到100%。坚持定期普查是宫颈癌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的惟一途径。

    国外的经验值得借鉴。40年前,欧美大多数国家均开展了适龄妇女的乳腺癌和宫颈癌的国家筛查项目:美国已经开展了免费的乳腺癌和宫颈癌的国家筛查项目40多年。

    开展项目前,乳腺及宫颈癌是女性恶性肿瘤的前两位,开展筛查项目后,乳腺及宫颈癌的发病率显著降低,使美国女性第一位恶性肿瘤已经让位于其他的癌,而且项目节省了大量的治疗支出,成本效益惊人。

“40年前欧美国家能做的,我们深圳为什么不能在全国率先开展妇女筛查?”吴主任说。

义工小组
让妇女普查心愿变成行动
    今年,吴若松55岁了,还没有办理退休手续就陆续有几家私人医院的老板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但优厚的条件根本打动不了她的心,她想去着手完成自己这个多年未了的心愿。她说,有的人一生追求物质财富,似乎赚越多的钱才能证明自己人生的价值。去为深圳的妇女做健康普查,也许我在物质上得不到丰厚的回报,可我获得的社会效益和精神财富却是无法估量的。

    但是,前不久,市妇幼保健院宣布的一项继续聘任吴若松为妇产科主任的任命却让她有了几分犹豫:每年深圳要有5000多个新生命在这里出生,这副重担让她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是将这项计划搁置起来等到自己完全退下来了再进行吗?在政府还没有拨款进行筛查怎么解决经费问题?那些收入微薄的打工妹如果出不起检查起码的费用怎么办?……思前想后,吴若松有了一个更为大胆的设想:能不能成立一个深圳妇女普查义工小组,以市妇幼保健院的妇产科医生为骨干,吸纳深圳和她一样有志于这项行动的妇产科医生一起,背起药箱走家访户为深圳的妇女做健康普查?能不能有单位先开个好头,主动为单位的女职工做这项筛查?能不能吸引一些企业为这个行动赞助部分资金,让那些出不起检查费用的打工妹也同样能享受生命的呵护?

    吴若松主任由衷地希望,全社会都来参与这项呵护女性健康的“关爱行动”,让更多志同道合的妇产科医生和爱心人士走到一起,共同帮助她完成这个心愿,让深圳女性逐步远离宫颈癌这个“杀手”。

专家算账
深圳应做防治宫颈癌模范市
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许多人都知道,但付诸行动似乎困难重重。

    李女士是一位律师。两年前,吴若松出诊时检查出她HPV感染呈阳性,是宫颈癌的高危一族。尽管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每隔3个月来检查一次,可后来,吴主任再也没有见到她的踪影,当她再次求助于吴主任时,宫颈癌已恶化了,即使全力治疗也回天乏力了。

    每次看到这些病入膏肓的宫颈癌患者,吴若松主任在为她们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常常深深地自责:为什么我做了30多年的妇产科医生,做一个妇科筛查就可以早期发现的恶性肿瘤却依然侵害着女性的健康?她希望自己能够为扼制宫颈癌病魔的蔓延,深圳的妇女健康尽一份力。

    在两会上,作为政协委员的吴若松大声疾呼,希望各级政府重视妇女的健康普查,加强对女性的健康教育力度,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让妇女宫颈癌的筛查项目纳入医疗保险体系。她给大家算了一笔账,宫颈癌早期筛查技术简单,价格便宜;人群也只集中在28岁~55岁的适龄妇女中。如果采用宫颈刮片法,成本50元。考虑到每两年复查一次,实际成本每年每人约25元。以宝安区为例,常住人口30多万,每两年实际筛查数量约6万人,每年需要300多万的经费就可以启动该项目。可是这笔钱将为深圳节约大量的宫颈癌治疗费用,同时也将大大降低宫颈癌对于市民的家庭造成的各种负担,更重要的是很多人的生命可以挽留。

    作为妇产科医生,她更希望能够运用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为关爱深圳妇女的健康,降低宫颈癌发病率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几年前,她就萌发了这样一个想法:退休后,我就背起药箱,到社区、工厂、单位挨家挨户主动去上门为妇女做健康教育宣传,做妇科普查,为她们建立健康档案,为发现疾病的妇女制订治疗方案,每年跟踪服务。这不但可以大大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长期积累还可以完成一份深圳妇女健康状况的较为完整的流行病调查,为深圳妇女疾病发病的规律,保健和预防提供一些指导性的帮助。

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吴若松预言:展望未来,宫颈癌是可以被消灭的。

 


2004年03月17日    深圳晚报 

 

 

下一篇:子宮頸癌疫苗 接種(注射) 上一篇:點預防HPV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