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活動資訊 在線預約 乘車路線
十几年的“难言之隐”,一小时立即断根

尿失禁治疗病愈后的感谢信

十几年的“难言之隐”,一小时立即断根

江西教师 李阿姨

    我是一个普通的一个职业女性,生育三胎都是顺产,而第一个孩子体重较大,初生儿采用胎头吸引器才得以出生。因此,使阴道肌肉松弛,造成“尿失禁”,初时不严重,随着年龄的增长,“尿失禁”越来越严重,经常是一咳嗽,尿就禁不住地流下来,特别是外出上街购物,旅游,出差就经常要用“尿不湿”,以防尿自觉或不自觉地流下来,造成精神上极大的痛苦和身体上的不便,本人是名教师,常常上午四节课下来,“尿不湿”得换几次。

    知识分子爱面子,这种“尿失禁”的问题真是“难以启齿”。曾经问过某医院的妇产科,能否解决这“难言之隐”,答复是否定的,也曾问过本地的“泌尿专科”医院,他们还说:不能根治,说他们“泌尿专科”医院是解决男性泌尿问题,不治疗女性泌尿问题。

    直到去年底,在“北京卫视”的养生堂栏目中,有一位北京某医院的专家,在谈到“女性尿失禁”话题时,说“女性尿失禁”是一种病态,而且提到老年女性得此病的人数占老年女性的20%左右,并说:该病经手术可以治愈。我心里总算一块石头落地,觉得:既然是一种疾病,就不需要遮遮掩掩,羞羞答答,就应该光明正大去医院进行治疗。

    于是,自己鼓足勇气到自己医保医院的泌尿外科去看病。挂了号,找到泌尿科医生,一位男医生说:“我们医院的泌尿科不做这种手术,只有省里某大医院泌尿科一位女专家专门做这种手术。”我一听,如获至宝,第二天就去这家大医院挂了“专家门诊”。这位女专家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并给我做了专门检查,认为可以做“吊带”手术,医疗费用很高,约“一万五千元”,要住院三天左右,我有些犹豫。正好,我女儿从深圳给我挂来电话,说她们医院的院长是位妇科专家,德高望重,擅长做这种手术,收费三千至四千,不用住院,在门诊即可做好。

    我有些疑惑,自己找了本医书来看,看到底是属于“泌尿科”还是属于“妇科”。书上写着,既可以上“泌尿科”也可以上“妇科”进行手术,还好学校放假,立即前往深圳。

    来到深圳后,立即前往医院,见到妇科院长。吴院长很耐心地听我叙述完我的病情,判断我属于“压力性尿失禁”,要进行手术治疗。第三天,我怀着极紧张的心情来接受手术,吴院长亲自给我进行手术,因为我从未上过手术台,我很紧张,吴院长一再安慰我不用怕痛,痛了立刻就说……,我心情逐渐放松下来,微微感觉到正在动手术,但不感觉痛,吴院长一边做手术,一边和我聊。约一小时左右,手术顺利做完。

    出手术室,躺在输液床上输液,伤口不痛。输完消炎药水,我立即要上厕所,排尿没问题,一切正常,心里比较满意。中午吃完午饭,回家了。一直到晚上都没有痛感。第二天早上,我自己取出纱布,一切正常。三天的消炎药吃完了,止痛药一片也没吃,因为伤口不痛。

    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手术,解决了我十几年的“难言之隐”,我真太感谢院长。院长不但医术高明,而且极其耐心地和蔼地解释我提出的各种“外行”问题。真是“德技双全”,有这样优秀的专家来做医院的“掌门人”。这个医院肯定是一个全心全部为患者服务的好医院。

    另外,我还想通过我的亲身体会,呼吁与我有同样病情的女性中老年朋友们,不要“怕难为情”,不要“不好意思好”,这也就是一种病,不要“拒绝手术”。

    中老年的生活是美好的,但“难言之隐”是幸福生活中的“不足”,通过“小手术”,根除“尿失禁”,使老年生活更加幸福。

 

                                                      李阿姨

                                                   2012年2月13日


下一篇:3·8女人节妇科公益筛查活动 上一篇:深圳華悅婦科醫院收費貴嗎?價格貴不貴?